专注活动线报,各类源码,QQ技术等全网资源免费分享平台

那目光冷冷地注视着四周。

发布:admin09-07分类: 创意科技

       明朗的天空是淡淡的盈蓝,温暖的阳光是浅浅的金色,翠绿的湖水如水磨的铜镜,倒映出天上的云彩、飞鸟,两岸连绵不绝的山峦。山很绿,绿得像西湖的水。桃花林从湖边延伸至山林里。粉色的桃花开得满树、满山,将世界染成一片粉红。
       明日,她就要出嫁了。
       命运正在渐渐地背叛,我依然懵懂无知。
       陌上发花,可以缓缓醉矣!
       莫非这家伙真是冤枉?“
       目光忍不住往窗外望,看那一条树影摇曳的小径,渐渐行远的人影。
       目光在人群中穿过,似乎在找什么,可是又不知道到底在找什么。
       拿着子安的绝情信,那方绣着并蒂莲的绢帕,还有……一杯鸩酒。
       哪知一句话说出来,眼前竟然第三次有红衣飘过,谢渊然背后开始发冷,隐隐断定此刻所见绝非幻像,迦巴川苌说的话也登时炸雷般在耳边响了起来——难道,那个叫做非烟的女子,竟然是……谢渊然额头已然有汗珠落下,此时若再说“不怕”,就真的是骗人了。
       那段日子他们一定过得很开心。采莲回忆着的时候,嘴角不由露出温柔的微笑,而血泪却仍不绝地淌落:“那些大像都很听他的话。他也疼爱它们,不过他最喜欢的一头叫阿努丽斯。”
       那藩番僧继续笑嘻嘻道:“莫要一口一个大师,我叫做迦巴川苌,追了你四百里地了,就是要还你这卷诗稿。”
       那藩僧跳下马,自怀中摸出半卷残稿,大笑:“彭城谢渊然,采诗万里,我虽是化外之民,也听说过的。谢公子,前日贫僧拾得你的手卷,真是好生喜欢!”
       那绯衣的女鬼还在张望,背后,又是一条鬼影升起,怒道:“你看够了么?”
       那个出现在梦中的男子,他到底是谁?
       那个美丽的少女用一种虚无的声音缓缓向她们述说这个故事,声音很平淡那澎湃的激情却很压抑。
       那个时候,那些事情?
       那个世界很大,
       那个夜晚,玄武殿外到哭喊悲绝。我的七个王兄全部阵亡。父王受了伤。他躺在鲜艳的刺桐花丛里。我静静地守着,有那么一瞬间,我发觉父王苍老了许多。
       那壶,本是他亲手递到她手上。
       那角落,放了一只小小的紫砂壶。
       那究竟是不是一场梦?!
       那拉着小女孩的力道极大,好像不把她扯去决不甘心。那股力道冲突了几次,都被老头儿死命扯住,一个无奈,索性放开小女孩,直奔老者。
       那名叫谢渊然的年轻人着实吃了一惊,皱眉道:“这位……呃,大师,在下不过一介书生,你,你如何得知在下的名字?”
       那男人,只在她刚出生后不久来看过她,所以对她来说,只是一个陌生人。他提出接她回去,与她的后母和弟弟一同生活,她淡然地拒绝。
       那年,她十岁。
       那年轻女子不知何时走过来,站在他身后说道。
       那年轻人,正是谢渊然。
       那女子柔柔地伏在霍靖伦的怀里,看着浮云遮住皓月,露出满意的笑容,她终于等到这样的时刻了。那目光冷冷地注视着四周。“抱歉打搅两位的雅兴,霍先生我来给您一个答复。”一身白衣的白月出现在他们身后。现时的她不同于往日的柔美优雅,只是显得大方从容,眉宇间还有一股英气。霍靖伦看看她再看看怀里依旧妩媚的女子,倒吸了一口凉气,“她也是你妹妹?”白月冷冷一笑,双目难得显出肃杀之气,“我来找她讨回妹妹。”一道白光突然射向他怀里的女子。那女子挥手一挡,轻松化去她的攻击“果然是你。”她终于肯定了这个女子的身份。“白月,攻击不是你的强项。”那女子从霍靖伦怀里出来,站到白月对面,“所以你才封住红云。”那女子并不回答,“剑妖现出你的真面目吧。你的本体并不比我差,何必用我的。”“呵呵……终究还是给你看穿了。”那女子现出原形。
       那女子体态纤纤,貌如冰雪,身上长裙正是前朝款式,宽幅大倨,又更衬得她端庄俏丽,飘飘若仙。
       那爿裁缝店,就在那条夜市的街上,晚上是夜市,白天是商业街。
       那青年定定看着古琴,许久许久,才轻叹了一声。
       那青年陡然打断白月的话,冷冷道:“我可不是来找这些至宝奇珍的。……你这里,有没有毫无价值的琴?”
       那青年将视线从琴上调往红云脸上,似笑非笑道:“哦?你倒是说说,好在哪里啊?”
       那青年看了白月一眼,又不耐似地转开视线,眼神继续搜寻着干净清爽的店内陈设,但一无所获。
       那青年面色蓦地一白,脸上瞬间掠过数种不同的情绪:惊怔、狂喜、犹疑、不信……但是他却把自己心底的情绪掩饰得很好,只是疾步走到那箱子之前,蹲下来用手轻轻地抚摸着箱子表面经年的积尘。
       那青年一径地沉默,只是跟在白月身后,眸子淡淡地在那件珍贵仿品的琴身上滑过,却不置可否。
       那青年一眼望到她的面容,忽然起了一阵震栗,仿佛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又仿佛震撼得说不出话来。他死死地盯着她,似是要将她那张容颜镌刻入灵魂中一般,又似是看到了夙世仇家,那神情里又是惊异、又是悸痛、又是憎恨、又是酸苦,复杂得无以复加。
       那青年终于垂下眼睑,眼中一抹寒光倏闪而过。
       那青年嘴唇发抖,脸色更白,喃喃道:“就是它……我找它找得好苦……”手竟温柔地轻抚过那已断裂的琴身和琴弦,眼中无数复杂情绪交错。
       那人也曾这样说。
       那扇木质的门被推开,一位面目清俊、身形颀长的青年匆匆走进,双眸审视般地迅速在店内打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