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活动线报,各类源码,QQ技术等全网资源免费分享平台

棵树,在那个小男孩东张西望的时

发布:admin09-16分类: 创意科技

 
  趁他说话掸胸口的时候,我挺刀向他肚子扎去,太可怕了,这家伙!我要逃走。我刀尖离他还有半尺的时候,手腕被一道铁箍卡住了,刺骨的疼痛让我惨叫出声,手指自己就张开了,手中的刀子掉在了地上。屠夫一伸手掐住了我的脖子,把我举在空中,瞬间我就觉得面部胀得发麻,氧气正一分一分地从我脑中流失。我的眼前越来越黑,四肢开始发麻,看着屠夫狞笑的脸,我用尽全身的力气,拧动肩膀,手臂像鞭子一样甩在他的脸上,指尖一下子划过他的眼睛,我只觉得手指尖上湿湿的,就昏过去了。昏过去的时候心中想着:妈的,就是死了我也要你一只眼!
  趁休息的时候,我把枪不完全分解地进行了一下护理。抚摸冰冻的枪管,想起部队中人人都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枪就是战士的生命。更有甚者还给自己的枪起名字,天天儿子儿子地叫!这种感情我拿起枪打起仗才有真正的体会。
  吃过东西,我们大家分两排坐在墙角抽出军刀,慢慢地擦拭。看着漫灰色的刀锋有种令人心痒的锋利感,今天晚上偷袭全靠它了。对面的屠夫像情人一样抚摸着他那奇怪的军刀,眼中闪动着嗜血的兴奋,狼人手里是把Buck Master184蓝博军刀,刺客则拿了把UNITED的UC1232,看来大家的爱好各不相同。一群人阴森森地坐在那里磨刀,通道中充满了死气,吓得很多本想从这里过的家伙都绕道走了。
  吃了两片止痛药和抗生素,我拄着枪慢慢地围着人群转了两圈,甩甩腿,要是影响赶路可就完了。边上不断有人拍拍我的肩膀,说声:好样的!而我则不断挤出微笑给他们。
  吃完饭,屠夫搓搓手冲我一笑:“来吧,刑天,我们上课去!别以为你岔开话题我就会忘了。来吧,这个训练最快了,一夜就能结束!嘿嘿。”
  迟迟不到的援军让我绝望了,但在绝望的同时激起了我心底的兽性,老子死了也要带走你块肉!想到这里,我突然放弃抵抗,松开了握着刀柄的手,十几厘米长的刀体一下子扎穿了我的肩膀,把我牢牢地钉在地上,忍着揪心的巨痛,我一下子抱住了他因为惯性冲到我面前的身体,抬起头一口咬在他脖子上,温热的鲜血喷了我一脸,他因为剧痛而松开了刀把,抡起拳头使劲儿地敲打我的脑袋,每一拳都像铁锤一样,砸得脑袋一阵一阵发木,疼得我差一点儿松开嘴,可是我铁了心了,多咬一口是一口!
  冲上山坡,山脚下就是交火线了,过了这个谷地就是叛军的地盘了。近在眼前的希望,让我充满了生存下去的动力。
  冲完凉,看着镜中的自己,我有点儿迷惑,这个像健美先生一样的家伙是我吗?没想到亚洲人也能练成这个样子。正当我想摆几个pose的时候,屠夫和队长他们走了进来,看见我在摆pose,又都捂着嘴退了出去。Shit!又丢人了!
  出门就是个拐弯,我一步跨过转弯,背后的枪就响了,子弹穿过空气的声音似乎就在我脖梗后面响起。被子弹炸起的墙上的水泥碎片,打得我脸生痛。
  初速830m/s
  初速99 m/s(米/秒)
  穿过主楼前面的草坪、广场,挤在人群中,我亦步亦趋地跟在大家后面走进了主楼。一进大门是个非常华丽的大厅,椭圆形和三角形巧妙结合的设计理念,配以富丽堂皇的立柱雕塑,辅之以布满名画的圆拱形天顶,空间大得足以让上百人开个盛大的舞会。庄重而不笨拙,华丽而不庸俗,脚下华丽的长毛地毯让我都不好意思用脚去“践踏”。
  刺客、我、快慢机和Redback几个人开始快速布雷,明显地Redback布雷的速度比我们快很多,两三下就布好一个,而且绝不重样,到底是从小就布雷长大的,果然厉害!服气!背后又传来50的枪声,他们的援军到了,子弹到处乱飞,好几次都差点儿打中我的脑袋,吓得我差一点儿踩在我刚布好的地雷上。
  刺客被从高挂的空中解下来后,拍着胸口大叫刺激,看了一眼有点儿发糊的军靴,这可是从鬼门关前逛了一圈,刺客只是笑了笑,拍拍靴子笑言道:“这可是我新拿的,还没给钱呢。天才会杀了我的!”
  刺客看了一眼机关,又扭头看了一眼先锋,然后指了指头上的树顶,先锋马上表示明白,而其他人也开始在边上找东西。我奇怪地问屠夫:“他们找什么呢?”
  刺客拍了拍小男孩的脸,小男孩刚一有意识,马上一个就地翻,伸手就向背后摸枪,动作熟极了。摸不到枪,他愣了愣,然后慢慢地抬起头,看着我们的眼神中没有求饶和恐惧,有的是野兽一样的凶狠。然后他跳起来直扑刺客,张嘴就咬向他的脖子,于是很不幸地又一次被刺客捏住了脖子,吊在半空中。
  刺客无声息地消失在我身旁,从后面绕向那棵树,在那个小男孩东张西望的时候,一把捏住了他的脖子,大拇指在他的大动脉上一按,没两秒小男孩就停止挣扎,脑供血不足晕了过去。刺客像提小鸡一样,把他提到我们面前。
  从大鼻子的尸体上拔出刀子,拾起他们的枪和背包,搜了一下他们的东西,正从边上的衣服摊上扯了两身衣服的时候,电梯突然响了起来,我抓起东西就跑,电梯门开的铃声响起时,我已经蹿出电梯走廊跑进了紧急通道,向六楼跑去。
  从高空坠落的感觉提醒我,现在是15米的高空,如果直接掉下去,我会死的。凭着生物的本能,我的双手开始在周围乱抓,像一个溺水的人想抓住一根稻草一样。丛林中有很多树藤,无意中我一把抓住了一根,身体在空中一顿,可是树藤太细因承受不了我的体重而断裂,我又重重地摔在地上,不过多条树藤缓冲了我下落的大部分冲力,要不我直接就摔死了。
  从瞄准镜中可以看到,这一回手榴弹弹到了那个家伙的附近,吓得他一下子缩回了门洞,手雷刚爆我就冲出拐角走进了小巷,这一次我打定了主意,如果干不掉他我就死在这里,也没脸回去见屠夫和大熊了。隔着墙体我看到瞄准镜中的黄色人形在门洞内一停又快速冲回狙击位,没等到举起枪探出头我就照着墙体开了一枪,子弹穿过墙体正中那个人形黄影,人影一颤倒在了地上,一道黄色的线条从人影胸前流到了地上聚成了一滩,然后颜色慢慢由黄色慢成了黑色。
  从人群中传出的尖叫声把我从失神中惊醒,就见又下来几个端枪的,开始把人向楼上赶,不听话的马上就是一枪托砸得满脸是血。其中有两个人开始四处巡视,看有没有人留下,那个留光头的向我这边走过来了。
  从树下探出头,看了一眼,确定飞机已经消失了,我才慢慢地爬起来然后打开衣服,血水像瀑布一样倾泻而出,吓了我一跳。
  从营房中走出来,看着康哥拉基地中来来往往的黑人士兵,他们所有人的共同点,除了黑就是路过我们营区的时候回头率是200%,因为美女和小猫两个家伙竟然摆了两条海滩椅,穿了比基尼戴着太阳镜在那里晒太阳。在这种常年见不到女人的地方,两个几乎全裸的美女造成的轰动效应可想而知。我把手机递给边上也在晒太阳的天才,Fuck!这小子一身排骨也敢出来露。
  达斯兰的坦克和装甲缓缓地驶近,看样子是准备随时强攻。
  打定主意,我就围着屠夫转了起来,屠夫一开始还随着我转动身体,保持面对我,没两圈,他也不转身了,我趁他背对我,一个箭步,挥拳向他后脑打去。屠夫背对着我,等我拳头快打到他脑袋,才猛然转身一记直拳打向我面门,本来我先出拳,而且就快打到他的脑门了,可是他竟然后发先至,拳还没打到,拳风已经刮到我脸上了。我赶紧一低头,想躲过他的拳头,没想到他的拳头下压,竟然中间拐弯变成上勾拳,一拳打在我肩膀上,“砰”一下顺着我下蹲的势头把我打坐在地上。然后,他左手一个下勾拳,直奔脸部而来,这一拳要是打上,我这鼻子就别想要了。我赶紧后躺让开他的拳头,双手支地双腿齐蹬,一下踹在他的双脚的迎面骨上,他一下子没站稳,跪在地上,右手下伸要去支地,我伸右脚踹他的脚,还没踹上就被他左拳打在右脚小腿肚上,我的腿就像被铁锤砸到了一样,强劲的力道把我甩了个一溜滚。
  打发巴克出去后,我跑进洗手间,干呕了好一阵,可什么也没有吐出来,洗了把脸,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苍白的脸色,慌乱的眼神,我使劲给了自己两耳光。然后走出了洗手间,把100%防刮布的丛林迷彩服穿在身上,蹬上丛林战斗靴,检查过背包中的用品、枪支、配刀,调好瞄具,装好子弹,戴上防暑帽,拉开门正对上所有人的目光,目光中没有一丝温暖。我慢慢地站到人群中,身边的这么多战友却没法给我带来一丝安全感。 狼群(1) 浴血重生  
  打翻一个从吉普里面爬出来的士兵,就听见快慢机在边上叫道:“布雷!撤!”               第三十三章 他乡遇故人(1) 作者 : 刺血
  打好饭坐在长长的餐桌前,所有人都在座,一个个埋头吃饭。我刚坐下,就听见屠夫说:“听说你学得很快!”
  打开背包,拿出最后一点少得可怜的口粮,我全部吞下了肚,打定主意,成败就在此一举了,拼一拼!端起地上沉淀了半个小时的水,慢慢装进茄克内的水袋中。
  打量一下地上的“尸段”,我们谁都没有兴趣去收尸,这时候几个修女和牧师慢慢地跑了过去,一边吐一边把地上的尸体收了起来,挖了个浅坑埋了起来。看着这些善良的人,我实在很无奈,人家要杀你们,你还给人家收尸,实在是太善良了。
  大鼻子狞笑道:“小子,你再蹦啊,乖乖过来,让我扎你两下。”
  大鼻子则紧盯着楼层指示灯,想看电梯下到几楼了。
  大胆而露骨的言词传进车窗,我才感觉到这里确实是红灯区。
  大队人马开始行动。由于有了伤员和担架,所以行进速度比较慢,到中午也只走了5公里不到,连第一座小山头都没有翻过去。
  大队人马在不停的骚扰中入夜前爬过了第二座山头,本来准备连夜继续前进的,可是因为整个队伍70%的人都负了伤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