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活动线报,各类源码,QQ技术等全网资源免费分享平台

冲出别墅跳上了悍马车,打着火,一

发布:admin09-16分类: 创意科技

刚才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多人受伤,这是很少见的,而且还有几个重伤的,就差没死人了!
  过了一会儿,对方的车队里来了一辆悍马,下来一个人不知说了把我的背包交给大熊,把我背了起来,我很不好意思地说:“牛仔,这样不行,这太消耗体力了,还是让我下来吧!”
  好不容易吃得差不多了,用餐巾擦了擦嘴,倒了一杯摩东罗歇尔德红酒品尝着微酸的佳酿。我退到宴会厅的一角,靠在墙旁观着面前热闹奢华的场面,这就是佣兵的生活吗?怪不得公子哥他们每次出任务赚那么多钱都不够他们花,这种挥金如土的生活,确实不是一般人能过得上的。虽然我们狼群出一次任务每人最少也能十数万美金入账,但还不够办一次这样的宴会,光我手里的红酒一瓶就要数千美金。狼群虽没有这么夸张,但就我所知,其他兄弟也都有自己特殊的爱好,狼人在非洲的一个小国内买下了一座山;小猫有一屋子的高级鞋子,但从没见她穿过;美女除了给家人买了个大庄园外就是爱买发夹,一个产自瑞士名家手中的镶满碎钻的发夹花掉了她130万美金,她连眼都没眨一下,而这样的发夹她有一抽屉;恶魔喜欢开车,地下车库有各种各样的跑车,连一级方程式的赛车都有;大熊有片林场没事爱回去锯木头。而刺客喜欢钓鱼,有好几艘不同样式的游艇。大家各有各的嗜好,花起钱来像流水一样。也许是因为在战场上的压力太大了,所有人没有任务的时候都需要去宣泄一下,最好的办法就是——花钱。没钱了再上战场,回来再花钱,这样一直地循环直到挂掉,不知道以后我会不会也走进这样的恶性循环?我清楚我越来越适应这种生活,也许我也应该找一个属于我的方式。倒是屠夫这家伙我从没弄清楚他喜欢干什么,除了和我们一样在武器装备上砸点儿银子,就没见他有什么爱好,当然杀人不算!
  和边上的先锋打了个招呼,我冲出别墅跳上了悍马车,打着火,一踩油门,车子箭一样飞了出去。我不知道我想去哪儿,只是想找个地方一个人待着。车子飞驰在公路上,看着擦肩而过的车灯,我漫无目的地游荡在大都市的夜色中。
  黑黑的金属门上有对犬科动物的牙齿浮雕,布朗看起来很激动,一个佣兵想要去摸门上的浮雕,却被布朗一把拽了回来。
  黑铁不会接骨,托着下巴不敢松手,一面哼哼一面拿起身边的酒瓶扔了过来,都一一被我躲过。就在我忙着躲避黑铁的暗器的时候,背后“哐”地一声响,我只感觉头上一震一麻,一股液体从我头顶顺流而下,流到嘴里是甜甜的,我一扭头,是一个小子凑到我背后偷袭,音乐和吵闹声太大我没听见,被他一酒瓶砸在了头上。酒水流了一脖子,不知道头有没有伤到。
  黑铁冲过我的身旁,没有立住身子一头栽倒在地,捂着下巴哼哼了好
  会议结束后,所有人准备装备去了。巴克走到我面前说:“刑天,这是你的军衣和装备。准备一下,然后到大厅去集合吧!“说完放下一把M16和把Beretta 92FS手枪、一大包的行军装备以及弹药,转身就要出去。
  活动活动肩背,确定受伤的部位都好了,我慢慢地走到场中衣,拿起他放下的杠铃,做起小臂锻练。
  见我一直看她,Redback扭脸看我一眼,很嚣张地说:“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吗?”
  渐渐地我觉得眼前的白色开始慢慢地暗下来,出现了明暗对比,远处枪口喷出的火光开始变得一闪一闪,虽然我还看不清边上的情况,可是我知道,我的视觉就要恢复了。
  接待我们的军官询问我们是先休息还是先听简报,得到先听简报的答复后,他摊开一幅地图指着一座城市说道:“我叫哈恩。这是布斯南,是除首都蒙亚外最大的城市之一,是一个港口城市,30天前被叛军占领,由于某些原因到现在也没有被收回,而且据说占领布斯南的叛军首领要招集所有反叛力量的主要首脑在城内开会结盟,政府绝不能允许这种事情的发生。所以我们希望你们能破坏这次集会,抓捕到场的叛军首脑。而我们同时也会发起攻击,里应外合夺回布斯南!”
  接二连三的组合拳打在我的身上和脸上,只是打得我晃动了一下头而已。这个家伙明显没想到一个亚洲人能这么耐打,一愣神,我趁他愣神的空隙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直接把他单手拎了起来,150来斤的体重对我来说就像个小包袱一样轻,我抡圆了胳膊对着墙像摔烧饼一样把那个家伙砸在墙上,只听见墙上的窗户震得“哐当”巨响了一声,那家伙像个皮球一样弹了回来,碰倒一张桌子后趴在地上就不动了,也不知是死是活。
  接近营地是个上坡,在坡下面,大家都最后检查了一下装备,然后悄无声息地爬向木屋,各自找好掩护。看着眼前屋子里人来人往的身影,我不禁握紧了手里的枪,低声向无线电发出“就位”后,屏住呼吸,等待命令。
  接下来的时间在枪械的轰鸣声中过去了,当我清晨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扭头看了一眼边上睡得正熟的Redback,有一种这就是生活的感觉……
  接着,他们朝我所在的方向走来。我本想躲过去就得了,我现在手上受伤,不想找麻烦,谁知道陪那个公子哥回来的小子还挺厉害。看他们走的方向是冲着豹尸来的,我慢慢移动位置,躲避他们的视线,保证我始终在他们的盲区内。
  杰克抓了抓头没看明白是什么意思,把纸条放在边上的茶几上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杰克鼓足了勇气打开了日记本。              
  结果发现,身上挨的那几棍,只留下来几道黑紫印子,不摸也不痛,腋窝的夹伤其实更轻,只有两个小红点。可是就这么点小伤却给我带来那么恐怖的体验,我不得不佩服屠夫的拷问手段。怪不得落到他手里的人都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今天开始一个月的高强度体能强化训练终于结束了,除了每天早上的武装越野,其他时间用来学习驾驶了。
  谨慎地和她谈了一会儿,我发现她是个很有技巧的听众,每每当我不想再继续一个话题的时候,她就会简单地用两句话不着痕迹地岔开话题,并再次挑起我的兴趣。直觉告诉我这个女人接近我是有目的的。
  经过这件事,所有人都开始加倍小心。虽然不是预料中的佣兵,可是谁也没说子弹长了眼睛只打黑人不打白人。奇怪的是在狙击手被消灭后,我的那种感觉并没有随之消失,总有种被人窥视的感觉,每当我觉得似乎能确定是什么方位传来的危险的时候,那种感觉就慢慢地退去。
  镜中的狼人对我伸出大拇指,我也伸出了拇指表示收到。
  就见旁边的草丛慢慢凸了起来,从草叶中间露出了两只冰冷的不带感情的眼睛。接着身后的树林中,大树上,接二连三地又慢慢地出现在六七个“人”,他们就像是从树干上慢慢地长出来的一样,手中都端着枪对着我们。
  就在大家都锁定目标,只等命令就可以开枪的时候,对面的搜索队突然停了下来,中间的一个指挥官似乎在接一个电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