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活动线报,各类源码,QQ技术等全网资源免费分享平台

!深入浅出。你们这一代肯定比我们这

发布:admin09-20分类: 最新精选区块

  何荆夫:我的心一刻也不曾平静。
  何荆夫:我珍藏历史,为的是把
  何荆夫挨个儿看看几个说话的人,微笑着说:"想想真有趣。做学生的时候,我们谈起理想来总是兴高采烈,眉飞色舞,脸颊和眼睛一样发出光彩。可是现在谈起理想却是这副样子!神情黯淡,感慨万千。是理想贬值了,还是我们自己贬值了?"
  何荆夫不住在这里,他另外成家了?
  何荆夫大概不愿意提起反右使许恒忠难堪,所以来给许恒忠解围了。他说:"老许这些年也够苦的了。大家走过的路不同,但都有沉痛的教训可以吸取,这一点,我们都是一样的。"
  何荆夫大概是想结束这场紧张的争论吧?他说话的时候,对每个人都看一看,笑一笑。他见孙悦还沉浸在激动的情绪中,便轻轻地叫了一声:"小孙!"孙悦飞快地朝他看了一眼,又立即把脸转过来,对大家笑了笑。
  何荆夫的脸色飞红,从孙悦身旁退了回来。我和李宜宁互相看看。显然,她也注意到这些,但我们都装作什么也没看见。事实上,也确实看不清楚什么啊!
  何荆夫的眉毛耸了耸,还没来得及开口,被吴春抢过了话头:"现在还是一个人,不久就是两个人了。"
  何荆夫和孙悦一齐显得不自在起来。
  何荆夫见我不正面回答他的问题,也不再问我什么了。
  何荆夫开始说话,看着孙悦。孙悦把头低了下来。
  何荆夫看见许恒忠有点泄气,对他举起酒杯说:"来,老许,咱们干一杯!理想并不空洞呀!今天我就从李洁的追求中,从你对现实的不满中看到了理想。理想,它的本意就是这样:不断地改善现实,提高现实。束之高阁只供观赏的理想就是空想了。空想注定是要破灭的。"
  何荆夫看着孙悦微笑着,不说同意也不说不同意。孙悦的脸却红了。
  何荆夫没有让我进屋,难道他还不是这里的主人?谁也不让我进屋,却拥着我离开屋子更远。我不由自主地跟着他们,嘴里嗫嚅地说道:"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来看看孙悦和孩子......"谁也不理我。
  何荆夫却不想讲下去了。他草草地结束了自己的故事:"总之,我的结论是活下去。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想到过死。生活对我们可能不公正。可是我们对自己必须公正。为什么我要把自己和那个包工头比呢?难道我与他的价值是由我与他的关系决定的吗?我不信。我想,即使死了变成枯骨,我骨头里含的磷质也比他的多些,发出的鬼火也比他的亮。"
  何荆夫嗓子里咳了两声,似乎在平息自己的激动。他想到一些什么了呢?我正想问,又有人敲门。何荆夫走过去开门,孙悦提着一个书包走进来,一进门就从包里掏出一双鞋,是小鲲的。我看看孙悦,又看看何荆夫,脸竟红了。见鬼,脸红什么呢?
  何荆夫突然停顿下来,这样问孙悦。
  何荆夫推推吴春的肩头说:"别管她老猫小猫的,把你的散曲拿出来吧。"
  何荆夫显得多么激动。他先是目光闪烁地看着孙悦,听到这里,他猛然站起身,走到孙悦身旁,但立即又退了回来。孙悦似乎没有看见何荆夫的这些动作,但是她却更为激动,反而哭起来了。
  何荆夫向她伸出大拇指:"说得好,憾憾!深入浅出。你们这一代肯定比我们这一代有出息。你们将成为现代化的年轻人。到那时候别把我们统统扔进垃圾堆啊!"
  何荆夫一点也没有看不起我的意思,我以前太多心。他快变成哲学家了,说话充满了哲理。他的四十岁才真正是"不惑之年"。我却越来越惑了。他是对的,"惑"并不是坏事。可是我什么时候才能从"惑"走到"不惑"呢?我不能断定,与他结合会不会幸福。我还是这么强烈地受他的吸引。可是,我也感到和他性格上的差异更为明显了。有一副对联:"古树参天,直来直往,你谓粗疏;曲径通幽,千回百转,我嫌迂阔。性相近,习相远。"呀!在哪里读到的?是他的日记吗?不,多像我们两个啊!可是偏偏互相吸引......他把烟袋交给我保管了。是爱情的信物吗?不,他没有这样说......
  何荆夫只是笑,不说一句话。许恒忠看看表站起来说:"天不早了,儿子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我先走一步吧。等一会,诸位到我家里去坐坐。"大家点头答应,他抬脚便走。
  何荆夫走到她身边,拿起她的作业本看看,叫了起来:"哈!我揭发!只做了两题。一直在偷听我们的谈话!"说着,他吓唬憾憾,要把作业本递给孙悦。
  何荆失笑着回答她:"小李,我可不是医生呀!最了解李宜宁的,还是李宜宁。"
  何叔叔好像看透了我的心思,一面对我说,一面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封信来交给我。信封上写着:"烦何荆夫同志转交:赵环收"。陌生的字体,陌生的姓名,像一根又细又长的钩子,从我的心底勾起早已淡忘了的记忆。他喜欢用一双手把我举到半空中,吓唬我:"摔下来了!摔下来了!"我一点也不怕:"你敢!你敢!"他不敢。我又吓唬他:"我跳下去啦!我跳下去啦!"我的两脚真的在空中蹬了几下,他的手攥不住我的腰,连忙把我放下来,紧紧抱在怀里:'小东西,像你妈妈一样顽皮!"他到底把我放下来了。日子过去了这么久。现在,我还是他的女儿,他还是我的爸爸。我长到十五岁,第一次收到专门写给我的信,是爸爸写来的。
  何叔叔让我在他的写字台前坐下,抓了一把糖放在我面前。自己坐到床上去了。
  何叔叔伸手把我拉到身边,又爱抚地拉拉我的辫子。我看见何叔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